农田管家:硅谷之火照耀下的新型农业互联网企

 
导语  包括马云、马化腾、李彦宏、雷军在内的中国第一代互联网教父们都对一本叫做《硅谷之火》的书推崇备至,都讲到自己创业时或多或少受到这本书的影响。《硅谷之火》这本书主要讲述了20世纪70年代,一批非常年...                                                  导语  包括马云、马化腾、李彦宏、雷军在内的中国第一代互联网教父们都对一本叫做《硅谷之火》的书推崇备至,都讲到自己创业时或多或少受到这本书的影响。《硅谷之火》这本书主要讲述了20世纪70年代,一批非常年轻、卓越的计算机爱好者们在硅谷创业,掀起了一场关于计算机技术的革命风暴,打破了专业技术人员对计算机的垄断,把躺在空调房里的像个小房子那样大的计算机请出来,逐渐变成了比尔•盖茨口中所说的“每一张桌子上都有一台电脑”,书中那些包括苹果和微软在内的创业故事感人至深,令人振奋,胸膛中一颗火热澎湃的心让人难以平复下来。  北京是中国的首都,也是人才密集、信息发达的地区。最前沿、最先进的思想往往就在这里孕育!2016年2月,北京农田管家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农田管家)就带着鲜明的农业互联网特征诞生在这片土地上,开始了一条与其他农业公司完全不同的创业之路。农田管家创始人余洋毕业于国防科技大学,曾在总参谋部负责装备制造,后来在北京连续参与创办两个公司,其中一家无人机企业叫做云顶智能,在为工业级无人机寻找应用场景的时候余洋发现无人机最好的应用场景是农业领域里的能够替代劳动力的飞防植保。同时,另外一个联合创始人北大光华管理学院毕业的侯笑笑在高盛工作期间,参加过关于中国人口结构的课题调研,志同道合的两人经过一番思想碰撞,2月28日便有了做一个农业无人机互联网服务平台的创意,3月份去做市场调研,又花了两周时间,写了一个BP(商业计划书)寻求融资,4月份便从雷军的顺为资本那里拿到100万美金的天使投资之后,从此开始了农田管家的辉煌征程……  植保无人机的大规模兴起已有一年多时间,但时常突显这样的矛盾:到了旺季,作业订单太多,人机日夜兼程仍就忙不过来;到了淡季,却没有任何订单,人员和飞机都在闲置;或者有的飞防队订单特别多、有的飞防队却没有生意,大家收支不均衡。例如东北的一个飞手叫小黑,他原本一年的作业只有七、八两个月时间,六万块钱的飞机每年只能在天上运行几周,非常苦恼,自从注册了农田管家后,小黑作业区域不再局限,可以到山东、河南进行订单作业,前两个月流水9万,净利润5万左右,小黑对农田管家赞不绝口。同样的例子还有很多,不胜枚举。  中国的国情就是如此,地域差别大,气候各不相同,各地方的植保诉求不一样,易形成供需不均衡,必须要有一个全国性平台调控,优化资源配置。而农田管家一端连着规模化的种植户,一端连着专业化的飞手,形成一个无缝对接的农业服务平台。  客户端:中国大概还有2.87亿农民,植保无人机服务绝对拥有庞大的市场。但中国主要还是小农经济,一家一户几亩地,根本不适宜飞防作业,所以农田管家并非直接和农民打交道,而是与经销商联手合作,优势互补。农田管家市场VP刘洋告诉记者:“我们要求单次下单面积至少在200亩以上,达不到这个面积,做飞防是划不来的。现在农田管家的主要合作伙伴是农资经销商,招募他们为合作人,与之签约,共同推进飞防这项事业。”  农民手机应用培训  这两年农产品滞销严重,市场行情下滑,在政策和市场的双重引导下,整个经销商群体的格局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对于农资经销商来说,面临的压力日益加大,要想更好的生存下去,必须进行变革。很多人都在考虑转型,呼声最高的便是转型技术服务商。而这两年,农资行业最火的就是飞防,很多经销商把目光放在了植保无人机服务上。  但对于农资经销商来说,自己买飞机、组织飞防队有诸多困难:第一,无人机成本太高。一架飞机几万到几十万不等,且飞机的维护成本也不是个小数目;第二,植保无人机行业还不成熟。产品更新迭代速度快,一不小心刚买的飞机就过时了;第三,人员成本高。无人机打药不是一个人能完成的,一台无人机往往需要多人协同,且市场上飞手极度缺乏,培训加管理缺一不可。所以农资经销商自己做飞防风险很高。  “选择和农田管家合作,就等于农资经销商自己拥有了飞防服务的能力,在销售农药的同时,兼带植保服务,提高了自己的差异化的竞争能力。而农资经销商要做的事情非常简单,只需把农户的订单组织起来,拼成下单面积——200亩以上,然后由农田管家派植保队过来服务就行了。这样既解决农民打药难的问题,还可以给经销商多增加一项业务。比如在东北的一些地区,农户买药就看经销商能否提供快捷的打药服务,如果不能,药都卖不出去,所以很多经销商都把无人植保机摆在最显眼的位置,把农田管家的LOGO和横幅做的大大的,挂在很醒目的地方。”刘洋如此讲到。由此可见植保无人机在市场上已经具备了非常强的竞争力,是经销商致胜的一件法宝,也是转型服务商的秘密武器!  农田管家市场VP接受本刊采访  农田管家对于农户来说,最核心的价值就是提供给他们一套标准化的飞防服务体系,为农户带去优质的服务,让农户满意。使植保无人机打药变成一种可以标准化、批量化的服务模式,这将有利于药械一体化的推动发展。  飞手端:相比客户端,飞手端更需要农田管家。  单独一个飞防队,自己去寻找业务,可能遇到诸多麻烦:第一,订单问题。一个地区很难满足飞防打药的需求,所以飞防队必须迁徙作业,在迁徙的过程中订单不稳定,没有平稳的收入;第二,沟通问题。飞防队在迁徙的过程中和农户沟通存在诸多问题,很多地区农户方言重,加上打药的时候心情急切,沟通上易产生矛盾,并且很难信任和选择飞防,不利于订单的产生;第三,结账问题。判断打药效果是否好,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很多农户不放心飞防打药的效果,所以不排除在结账的时候有部分农民扯皮,甚至不给钱,给飞防队带来不必要的损失。  飞手作业  但是加入农田管家,这些问题便迎刃而解。  首先:飞手不必再担心订单问题,目前农田管家在河北、辽宁、黑龙江、山东、河南、江苏、安徽、湖南、湖北、江西等地都设立了分公司,这些区域已经产生了大量的订单。现在正进军陕甘宁、广西、海南和新疆地区,这也就意味着,在农田管家的平台上从三月份到十月份都有订单做。订单持续性强、迁徙作业等,均可保证飞手的利益最大化。  其次:所有订单皆由本地农资经销商整合而成,飞手无需担心沟通问题,只需要保障作业质量即可。每个订单都是由经销商提前支付预付款,作业后7天,费用由农田管家统一发放给飞手,由一个公共的平台解决收付款,飞手也不必担心结账问题。  最后,农田管家的平台上现在有超过5000架飞机,1000多支飞防队,拥有巨大的调度能力,如果全国突发大规模病虫害,比如玉米粘虫灾害,农田管家有能力快速解决这些问题,让飞防队的作业能力发挥到极致。  所以,农田管家这个平台极大的解放了飞防队,使其术业有专攻,做自己更擅长的事情,不仅能让飞防队赚到更多的钱,还能使飞防发挥更大的作用。  大规模作业能力  作为一个强大的中控平台,农田管家自身巨大的优势在于各项应用技术非常先进。农田管家的创始人团队非常高端,眼光卓绝,花重金打造农田管家这个系统,集结了包括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这些前沿科技的尖端技术。每一次飞防作业的完成,后台都会生成图像,在农田管家的APP上就能看到各种数据,包括作业面积、飞机架次、飞行路线、亩用药量、有无重喷漏喷等情况,给予植保作业最严格的把控,而且由于无人机是智能的,第一次飞过之后,飞控系统就会把数据传过来,飞行速度、高度、喷药量都会被记录下来,为下一次作业做参考,方便快捷。  农田管家的后台也可以看到每天正在作业的飞机数量、闲置的飞机数量、每天的作业面积等数据,方便对订单进行调度,充分利用行业内有限的资源,在市场供给并不是很充分的情况下,让各个飞防队赚到更多的钱,有更好的效益,让农户真正的享受到服务,这便是行业内的无人机版滴滴打药,志在让中国农民的植保更简单!  农田管家最重要的意义还在于提供一个大数据平台,飞机的数量、喷药量,这些数据的叠加,对以后精准农药、订单农业具有很大的参考意义。刘洋表示:农田管家通过这些信息和数据的采集、加工,将来也会给农民提供诸如测土、配肥、植保方案、金融等等方面综合性的服务,将农田管家建设成一个综合性的农业服务平台,寻求更大的发展。  农田管家的发展已经受到各界人士的极大的关注。微软在中国开展的加速器计划,农田管家已经成功入选为第十期企业成员,微软将提供培训和技术支持,以后势必也会成为微软的合作伙伴,相信这些资源和优势都能够给农田管家更好的助力,让其更好的为中国农业的发展做贡献。  农田管家的掌门人余洋则认为农业有四个需求:  第一:金融需求,农业的扩大再生产需要金融的支持。  第二:劳动力需求,以后农村将面临大规模的劳动力缺失。  第三:流通需求,农资和农作物的销售渠道过长。  第四:农业技术,现在农村的种植技术还是很落后。  农田管家入围亚洲农业科技创新大赛总决赛  而现在农田管家所做的就是解决第二个需求,即解决农村劳动力的需求。先把这个滴滴打药做好,作为一个切入点,将连接更多的土地,获取更多的资源和数据,完成一定的积累和沉淀,等到时机成熟后再进行多元化发展。农田管家的创始团队和高管团队本身就是多元化的,侯笑笑擅长商业策略和金融;孟凡琦,华为出身,擅长团队内控;CTO刘献朋曾在腾讯、百度、凤凰网做产品和技术管理工作,管理并维护近千万级日活用户的互联网产品;销售VP柴志曾就职阿里、美团、百度糯米、汽车之家,建立并出色管理千人销售及地推团队;市场VP刘洋是垂直农业门户网站灌溉网的创始人,拥有丰富的行业资源。相信在这个多元复配的高端团队的领导下,农田管家必将在独特的创业之路上擦出像“硅谷之火”一样美丽的火花。  “烟花绽放即逝,但绚烂永驻人间。2017是飞防最好的一年,不论是植保无人机企业还是飞防服务组织都以十倍的速度在增长,比如陕甘宁地区,以前是没有飞防的,现在已经如火如荼的展开了,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植保无人机将会飞入千家万户,服务亿万农民,这将是一个千亿级的市场。而农田管家:一手粘着农户,一手挽着飞手,让农民这个“从未被服务过”的群体,享受着植保行业最标准化的服务,将中国的植保服务推向一个新的高度。未来虽然任重而道远,但是,是金子就一定会发光,是雄鹰就一定能展翅翱翔!